4小说网 > 高官,真欢假爱 > 199 但那人是你14(荐,精彩继续:5000+)
加入书架推荐本书

199 但那人是你14(荐,精彩继续:5000+)

小说:高官,真欢假爱作者:阑西字数:17542更新时间 : 2013-08-23 13:01:40
    “到家了,终于到家了!”

    离到云水还有十分钟的时候,火车车门前就已经挤满了人。认识的不认识的三三俩俩聚在一起消磨着最后的漫长时光。

    小车厢里没有了老夫妇,只留下贺连城和纪念两个,相比几米远的热闹,这里显得愈加冷寂了许多。两个人明明是对坐的,目光却没有交互,各自看向一个方向,外人看见了也许会以为他们是陌生人,但其实,他们好像要比陌生人还要再陌生一点。

    火车隆隆作响,像是年迈的老人剧烈的咳嗽。

    在众人的期盼当中,终于驶进了云水站榻。

    云水,云水。

    但当纪念靠着窗,把窗帘拉到最大,去看窗外的时候,才真正理解了这两个字的含义。

    真如其名,有云有水谣。

    在这座小镇里,似乎没有太高的建筑,一眼望去,大都是青色的瓦房,古朴得唯剩下青山绿水作这镇子唯一的装点。早晨的云水,笼着一层薄薄的雾气,会让人想起少女水边嬉戏面上遮着的面纱。美,它似乎也没有多美,但却与生俱来着一种水墨丹青般的淡雅,让人舍不得移开眼。

    或许,这便是贺连城不远千里带她来这样一个偏僻小城的原因。

    纪念如是想。

    正当她看着窗外发呆的时候,火车已经停了下来。挤在门口的归乡人便争先恐后地下去了,一时,这火车里,剩下了为数不多的几个乘客。

    而贺连城和纪念自然是其中的两个。

    后来,是贺连城起身,蓦地扯出了纪念的腕子,说道:“走吧!”

    纪念盯着那只牵在自己腕子上的男人的手,指骨简洁,骨节分明、漂亮而干净。

    他语气清淡,却隐隐地透着一种喜悦,或许是错觉,纪念竟在那看似喜悦的声音后听到了一颗疲惫而倍感苍凉的心。

    她没回什么,人就已经被他拉了出去。

    当双脚踩在这片贺连城有着许许多多贺连城儿时回忆的土地,一颗久久寻不到安定的心方才平静。

    他有些激动,握着她的手攥得紧紧的,看着这清晨透过薄雾照来的阳光:“念念……这里、这里就是云水……”

    这就是他想要带她来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有信心在这里找回和纪念从前的地方。

    纪念背对阳光而站,熹微的光线打在她身上,落在地上成了一个淡淡的影。

    月台前,所有下车的旅客都加快了脚步,恨不能一秒钟就飞奔回去,似乎只有他和她是止于这里的。

    他五指穿进她的五指当中,一根扣着一根,如同一把只有他才能解开的锁,把她牢牢锁在自己跟前。

    “念念,你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那人开口,纪念抬头望向他,看见他一身笔挺的西装长身玉立于薄雾中,俊颜在阳光下被镀上了一层金黄色的光晕。云水的早晨,是凉的,但他嘴角衔着的那抹璀璨的笑,却是暖的。他眸光,眸光深邃,仿佛被带回了多年前。

    “你曾经对我说过,谈起回忆的时候,你总得觉得遗憾,好像“百度搜索本书名+听潮阁看最快更新我们没有什么可以用来怀念的记忆。云水,希望这里,会是一个新的开始。”

    ――他们的新的开始。

    *

    *

    *

    贺连城的外婆家,离云水车站还有一段距离,坐上车大概花了近二十几分钟,到了目的地的时候,日头已经起得老高,寒气这才驱逐走了一些。

    如果说云水的出现,是让纪念惊奇的。那贺连城外婆的家,却该是让纪念惊艳的。

    泛黄的竹木栅栏,院子内一颗树冠几乎霸占了整个院落的樱桃树,门前还种着几行时令小菜,从门口到青瓦房前,铺着一整条石板小径。门前,还摆着几盆开得正好的栀子花,隐约有馥郁花香扑鼻而来。

    纪念暗想,这该是多么有心的人经营着这院落?

    不大不小,这一草一木、一砖一瓦,却足以让人魂牵梦萦。

    哎?

    这是贺连城的外婆家?

    不对啊,贺连城的外婆应该一早就不在了啊,怎么这院子这房子倒好像是有人还在照顾似的。

    “小城啊,你来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贺连城先自己一步走近这院落的时候,纪念听到一个陌生的女声熟络地唤他“小城”。这个称呼特别到,纪念从未从周围的人嘴里听到这称呼。

    一个衣着朴素、身材枯瘦样的中年妇女笑盈盈地从房子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贺连城放下行李箱,也迎了上去,亲昵地叫了一句:“谷姐。”

    谷姐人热情且大方,拍了拍贺连城“百度搜索本书名+听潮阁看最快更新肩膀笑道:“来,小城啊,你看看谷姐把婆婆的院落照顾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贺连城眸子环顾四周,回笑:“好,当然是好。说到这儿,谷姐,我还得真得谢谢你呢,谢谢你一直以来帮我照顾姥姥的房子。要是姥姥她还活着的话,也一定是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谷姐一听贺连城在夸这院子,嘴乐得直合不拢:“别说什么谢不谢的,婆婆活着的时候,对咱们左邻右舍那都是没说的。你小时候也都是我们看着长大的,你开口说让我们来照顾婆婆的院子,我们又有什么好推辞的。”

    “谷姐,话是这么说,谢是肯定是要谢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贺连城就拿出了自己一早就准备好的一个沉甸甸的信封,要塞到谷姐手里,却被谷姐大劲儿推了回去:“我说不用谢,就不用谢了啊!你这样,咱们就生分了不是?快拿回去,拿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推推搡搡之下,贺连城无奈,只好拿了回去。

    纪念在一旁看着,自然也是了解贺连城的。这钱谷姐一时半会儿不拿着,日后贺连城肯定也是要想别的法子来答谢人家的。他那个人,一向不喜欢欠别人的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这闺女是?”谷姐忙把话题转移到纪念身上,彼时纪念还站在院子外,篱笆前。

    贺连城看了纪念一眼,回眸弯眼一笑:“谷姐,她就是念念。”

    “她就是念念啊?”谷姐一听,眉飞色舞起来。

    “念念,快过来……”贺连城扬手叫着纪念。

    纪念走了过去,站到谷姐面前,淡淡地笑,叫了一声“谷姐”。谷姐一看到纪念,便握过纪念的手,紧紧抓着:“这么漂亮的媳妇儿啊!你小子还真是有眼光啊!念念啊,你不知道,小城小时候在我们云水,那是谁见了都恨不得上去亲一口的帅小伙儿啊,那时候,各家的姑姑婆婆茶余饭后都在讨论,咱们小城以后会娶个什么样儿的媳妇儿。老人们都说,帅小伙啊总是配上一个丑丫头,说是没准咱小城以后就找上一个。回头啊,让小城带你到那些还活着的姑姑婆婆家走一走,让他们去看看,咱小城的媳妇儿长得有多俊啊!”

    贺连城听在一旁,不时打量着纪念的表情,呵呵直笑:“成。我回头带她去看看姑姑婆婆们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,时候不早了,我也该回去了,等下那我孙儿放学回来,还等我给他做饭呢!对了,小城你们两个怎么吃饭啊……这几天?”

    贺连城双手插进裤袋里,垂眸一笑道:“谷姐,这不用你担心了,午饭我会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做饭?”谷姐难掩惊讶,“这还是婆婆惯得从不让进厨房的小城吗?成成,那你们俩有什么事,就到旁边院子儿叫我哈!”

    谷姐一走,院子里一下子静了许多,他和她都不说话,唯听到簌簌的落叶声。

    贺连城从纪念身边提起行礼,先她一步走在前面,自顾自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姥姥在我刚上大学的时候,就离开了。这里一直都是妈托人照看着,先前是谷姐的妈妈王婶,后来家里除了变故,妈她疯了,没过多久,王婶也离开了。之后,都是我拜托都是谷姐帮忙。王婶和谷姐,都是极了解姥姥的人,十几年来,这里也都保持着姥姥还在时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现在看到的院子和房子里面的摆设,也都是姥姥生前的模样。这里,对我对妈,都是非常有回忆的地方。从前姥姥在的时候,但只要有时间,妈和爸都会来我到这里住上一段时间,后来姥姥来了之后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里面那个房间是我小时候来的时候住的,你就住在里面吧!我住在姥姥这间……先等一等,我去烧点水给你洗澡,然后,等下我们一起吃中饭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。好。”

    好字还没落地,贺连城就已经离开了,只留下轻飘飘的语音在里面飘荡。

    *

    *

    *

    木质的澡盆,洗一次澡要烧上好一会儿水。

    泡在这温度适宜的热水里,在火车上颠簸了一整夜的筋骨终于得到了舒缓。

    看着这有些年月的木质澡盆,纪念才当真领会到了,贺连城刚说的这房子里的一切都还保持着十几年前姥姥在时的模样。没有淋浴间,没有瓷质的澡盆,洗澡也是用这种近乎原始的方式,似乎只有在电视剧里才能看到的场面。

    坐在这个澡盆里,被腾腾热气熏着脸,纪念能想像到贺连城说的他小时候的场景。

    光着身子的奶娃娃,被大人放在要比这个小一些的澡盆里,洗着澡,偶尔泡沫一类的东西进了眼,还要跟着哭上好久。

    想到那画面,纪念唇角笑弯。

    在扯开唇角的一刹那,她怔了一下。

    笑?

    她在笑?

    想到贺连城的时候,她会笑?

    这发现,让纪念觉得烦躁。抬起手,理了理湿发。瞥见掌心的时候,她突然响起了早上老妇人临别前告诉的自己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摊开掌心,掬起一寸清澈――

    “孩子,可以爱,便不要恨。”

    咚咚咚。

    有人敲她的门。

    “念念,你洗好了吗?饭做好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相比于最开始时,纪念在贺连城面前表现出来的不屑一顾,此时此刻,纪念在贺连城面前更多地表现出来的是安静。

    从未有过的安静。

    就好像不久前,她还是失忆的状态,也是这般安静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这两道菜……”

    贺连城就像是一个急于得到父母快将的小孩儿,端住筷子,目不转睛地看着纪念,等她答案。

    她咬着送到嘴边的菜,低声答道:“嗯。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,并不是违心,也不是随口附和。

    纪念还记得贺连城做给自己的第一餐是什么样,还有那个让人永远也忘不掉的味道。

    苦或涩或咸。

    就像他们现在。

    而现在,他的厨艺真的长进许多,就是这随便摘了园子里种的两样小菜,也样能作出清淡可口的菜来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,睡过午觉之后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一直平静的纪念,终于抬起了头,眸光一寒,眼梢带着浓浓的戏谑。

    贺连城,他还真的是一会儿也等不了啊!

    纪念在想什么,她的眼光代表了些什么,贺连城当然知道,他也不忌讳承认这一点。对,他就是自私,这七天,耗费在途中的两天。他真的是一天一分一秒都不想耗费。

    *

    *

    *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要带我来的地方?”

    穿过层层茂密的树林,有这样一弯镜湖,恰似情人的眼波。秋色中,芦苇轻轻地晃,有嬉戏的孩童相伴左右,弯些身子下去,可以看到水中有游来游去的肥鱼。这样的地方,相比那些名胜里的湖海,要逊色的多。却有唯一胜出的一点(”更新最快,全.文.字手打),就是静。

    静得让人甚至可以忘记自己。

    只是纪念不知道贺连城带自己来这里有什么意图。

    她答应给他一个机会,难道他要在这里和她求婚?还是什么的……

    纪念也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贺连城。

    换了轻便的衣服,挽起裤管衣袖,踩在湖水里,想要和那孩童一样,抓水里的鱼回去。而他唇边的笑,更让纪念看到了从前那个无忧无虑的孩子小城。

    她也方才惊醒,贺连城,她认识他十年,整整十年。

    却没认识过完整的他。

    或许,眼前的这个,才是真的他。

    或许,加上这一直被他埋在记忆里的童真的一面,他才是完整的贺连城。

    这时的云水,虽然要比那时的B市暖上许多,但到底是秋天,湖里的水凉。纪念想叫他出来,却又住了嘴。

    她,现在的她,和他有什么关系,他的死活,又与她何干?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liuqg.ga。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yusk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