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小说网 > 酋长饶命 > 第九十六章:“玄”
加入书架推荐本书

第九十六章:“玄”

小说:酋长饶命作者:焖葫芦字数:3361更新时间 : 2022-05-14 20:20:05
    地下五层,虫冢地牢。

    洛旗掐着腰来回徘徊在牢门口...

    坚固的金刚岩牢门,加上上古先巫布下的强大的布魂咒,一种的可怕近乎诅咒的秘咒,听闻下此咒语,需以祭祀一只一等凶兽以上的物种,方可产生效力,在那之后,被困之人将永世难以挣脱束缚,即便能顺利摆脱,也得付出灵魂被咒语蚕食而不完整化的代价...

    里头之人当然不敢轻易冒动,只能安生待着。

    他本该几年前就得被处以藤绞之刑,然则部落里的长老贵族们,一直有豢养异人的潜规则,这虽是禁忌,但这些人仗着自己是洛氏血脉,想到的即便被顶多挨说挨罚几下,犯罪成本小,故而一直也盛行着这个情况。

    豢养异人的好处在于,可以当其特殊的侍卫,还能以特别巫能替自己铲除异己,还有一点,也是所有肯这么干的长老贵族们常画的大饼,那就是一旦哪日他们继承酋长之位,便可扶持自己豢养的异人上位,成为部落的新巫!

    故而,大饼未来和坚固的牢房,一直也都是囚牢里的异人囚徒们,愿故步自封,不与抵抗与逃脱的根本原因,这也就是洛旗不怕巫能,而敢在危险境地徘徊的原因...

    若非手中有筹码,谁又岂敢跟一个吃人的极具危险的邪巫,近距离接触?

    “囚徒霭,此番之事,你怎么说?杀我儿子之仇人,非但没死,今日我还听闻,他已继任部落狩猎队的头领之位!这是我让你做的事儿吗?你现在最好给我一个解释,你到底是在帮他还是帮我儿子...不说清楚,今日、明日以及明日后三个日月,我将封禁你的口食,以作为你的惩罚!”洛旗烦躁的在门口踱着步。

    “旗长老,我是失误了,可你也没对我说实话!你告诉我对付只是个部落圣武,可事实是,这家伙乃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巫能异人,他身上掌控的巫能体质,可未必弱于我,甚至我在他的巫能中,觊觎到了先巫的强大气息,而这些...你并未告诉我!”石牢之内,囚徒霭语气深沉。

    “什么,白舟是异人?这不可能,他是得圣藤赐恩的圣武,又怎么可能同时是个掌控巫能的异人?你在诓我,好为自己的无能而辩解!”洛旗冷哼一声,轻蔑之意斐然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时,突然一个冷飕飕的寒意在他体内遍及,他瞬间打一寒颤,他甚至能感觉到身体每一寸的神经细胞都在受侵犯!

    “你说我无能?”一股沉重的声音从牢房里传出。

    洛旗当即吓住了,浑身不敢动弹...

    “那白舟,连上古狞兽「泽」都宰不死,长老你确定要怪责与我?”囚徒霭责问到。

    洛旗虽知道对方不敢宰了自己,但这种死亡的威胁,还是让他惧怕不已,而且确实那囚徒霭的说法也在理,有一个连「泽」都宰不死的白舟,确实可能蕴藏着他所不知的力量!

    “你说的也是,是我心急了,我道歉...那么囚徒,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?”洛旗认怂到。

    那寒意逐渐退却,洛旗稍稍舒了口气,但接着一句话,让他又一次紧绷了起来!

    “哎...这小子可不好对付啊,掌控着巫能与狩猎的双重力量,一日不宰了,再搁一日则便更难。你问我如何办?我只能告诉你,唯一的办法便是放我出去,在他羽翼尚未完全丰满前,亲手宰了他...这也是你唯一的机会,长老考虑一下吧...”囚徒霭语气充盈着某种诡异的兴奋。

    洛旗噔噔退了两步,死死瞪紧着那石门,太过用劲,以至于瞳孔都跟着几分抽搐痉挛一般...

    ...

    地窟,地缝处部屋。

    周全自拿到那秘窟的羊皮卷后,便孜孜不倦的研究着,除了和石甲烤了会儿肉,这一下午乃至于到了快半夜,都还在捧着看着。

    虽说这一羊皮卷短短十几行字,通篇阅读下来,也不过一两分钟的事儿,可事实就是,周全花了整整大半天的时间在看和琢磨,他不仅是看,更是琢磨,逐字逐句的琢磨,生怕露掉一点的有用讯息,通过整篇阅读,逐句阅读以及但看某个字理解,继而将这些感受再整理统一,汇编和分析,就像一口口的把一个巨大的猎物,从皮到骨头,全都吃透方可...

    利用简单的榫卯原理打的小方桌上,此刻已然堆砌了满满的枯叶,每一片干枯叶上都被炭笔写满了汉字,没错是汉字,而不是这个部落的文字,毕竟上了九年义务教育,骨子里还是亲近这些充满智慧的文字。

    这些文字也都记录着周全的理解和分析,以及每通读一遍后,新的领悟和灵感,都会被记录其上,这是为了大大的避免误差性。

    毕竟文字这东西,差之毫厘谬以千里,特别是一个所谓先巫留下的东西,那可真所谓是玄之又玄,仅仅靠一遍的通读和理解,通常太过表面和浅显,还得是使劲儿的嚼和分析,才有可能真正领会其深意。

    不过周全最会的就是把概念分析彻底通透化,这也是从多年螺丝钉,善于理解老板上司布置任务的情况下,逐渐掌控的职场技能!

    搞到了深夜,他基本搞定了,他逐渐理解了他身上「临在体质」的真实用法,其本质就在于“临在”二字,他原来的理解就是一种可存储东西的硬盘原理,但发现这是一种浅薄的用法,魂识纳入,魂识释放,只是像是某app的保存照片,发布照片的最简单效果。

    但实际上,「临在体质」的真实用处,并不是保存和发布,它不是简单的相册功能,而是一个“修图软件”,它可以对“图片”进行加工处理,像个神降临而在,处理魂识的能力一样,故而有临在之名。

    确实,周全这些日子总觉得脑袋里识海,被各种魂识占据内存过多,一直觉着这么填充下去不是办法,肯定会有负载的一天,现在也了解,其实这些魂识停留在周全识海内,不是为了被周全用来模拟训练,而是为了得到渡化。

    以周全独特的体质,可以对他们进行渡化,继而让它们的残留魂识得到极好转化,继而不会游荡徘徊,而能顺利的回归天道,再以其他能量轮回世间...

    而且,周全也从羊皮卷里得知,渡化这些残留识海的魂识,还能增长自己的一种叫“玄”的滋长,周全不知道是什么,只知道确实很玄。

    “眼过千遍,不如手过一遍,还是得在实践中加深印象才行啊。”周全自顾自嘀咕着。

    接着,他毫无困意,开始盘腿而坐,放松身体,接着跟以往一样,满满的进入了自己的识海世界,根据羊皮卷记载,他在自己的识海世界里,像VR作画一样,构筑出了一个类似于祭坛一样的地界,在被药汤养的极好的脑袋瓜子记忆下,很快丝毫无差的画出该有的咒语文字。

    然后他唤来了第一个幸运儿,某一只被他宰过的地穴鼠,它的魂识被释放出来,呆滞的站在那里,眼神凄凉,在周全的识海里,他就是神,这些魂识可不敢有任何忤逆,否则周全真要驱逐它们,它们便游荡在外头灵气混沌的世界,沦为一坨负能量,几乎永世得不到救赎...

    按着羊皮卷的记载,他拉过那地穴鼠魂识的手,来到了“祭坛”图案之中,手扶在它额头,祭坛涌动,周全念了一句古老的咒语,发音像是一首歌谣。

    地穴鼠的魂识体开始松下紧绷,然后瞳孔泛出光来,看着周全,满满的感激之色,接着它浑身淡漠,“祭坛”展出一个遁开天门,待地穴鼠魂识完全化作一道发白的灵气能量后,便被天门吸收..

    周全莫名的感觉到心中隐有某种喜悦,说不出来,是那种饱满而正能量层级极高的喜悦!

    而且,当在识海里渡化了这只地穴鼠魂识之际,他不仅感觉身子轻盈一些,而且有一种自己这一刻,真就像某个救世的神明,这便是神临而在的由来吧?

    再来,也就在地穴鼠的魂识被渡化后片刻,周全忽而感觉异样,一种全然的掌控力在衍生出来...

    那是一种全新的敏感度,就像解锁了什么一样。

    而当周全去控制时,才就发现,那是一种细微的对灵气的掌控力,过往只能调节灵气的浓淡,但现在他可以直接小范围操控,像是他遇到的其他巫一样,虽然现在这种气力很弱,但已存在...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他竟发现,他可以直接利用可操控灵气,触及自己体内的两个圣种!

    周全顿时傻住了,这反应堪比哥伦比亚发现新大陆!

    “先巫前辈,不对,这个世界里,我该叫你爹...爹,谢谢您啊!我特么发了,这是要逆天啊!哈哈哈...”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liuqg.ga。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yusk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