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小说网 > 酋长饶命 > 第九十五章:秘密
加入书架推荐本书

第九十五章:秘密

小说:酋长饶命作者:焖葫芦字数:3402更新时间 : 2022-05-14 11:02:33
    来者不是别人,正就是石甲,只是现在的他,已然孑然一身,跟往日大有不同,没了兽骨护腕、软藤皮肩甲以及那万年不变的兽首腰带,换上了一套普通的粗麻宽衣,卸了抹额,头发便也凌乱搭在额前,显得更为随意。

    周全虽不适应,但也逐渐的缓过来了,今日回部落后的最后一个篝火会议后,石甲将不再是意气风发的狩猎队头领,虽正壮年,但断了手臂的他,今后最多只能是一个留在地下洞窟的普通勇士...

    由此他也清楚,即便现在石甲知道自己掌控着一定巫蛊邪能,也不可能再决定他的生或死了,因为权力放空的那一刻,他便再也决定不了部落里的大部分事情,故而就算周全实话实说,他听到耳边,也只能左耳进右耳出,无力再改变什么。

    所以,今日,确实适合畅饮一杯...

    “走吧,石哥,晴橘手巧,酿了不少花蜜酿,正好烤点肉咱们边配着,边正式好好聊聊。”周全语气比以往都要恭敬。

    石甲苦笑一声,自己高高在上时,这小子不把自己当回事,可当成为素人后,却又反而受到他的敬畏,真是说不清看不透他呀...

    堆柴草烧火,拿着陶瓷杯饮着偏甜的花蜜酿,再直接连骨带肉烤制着螯羊肉,两人说说谈谈,周全没了顾及,自然也就不藏秘密,对于自己的「临在体质」的魂识纳入、魂识释放以及能够利用其特征,直接搞个识海模拟作战,依此提升自己修炼,全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即便心里有所准备,但听到周全供认不讳,说出事实之际,石甲还是愣神了好久才缓过来,原来是这么回事啊,难怪这小子不论狩猎技巧、升华力量、身体综合素质以及兵刃的熟练度,都成长的这么快,原来是用上了这种特殊的办法,通过每日与凶兽的魂识,在识海中战斗,确实可以如同现实作战一般!

    想想每日都跟凶兽一比一模拟单挑,这成长起来能有多快?毕竟这种方法本身就是一种巫能,此番巫能,先前的巫是用来折磨对手的精神的,可周全用来折磨和磨炼自己,反向操作,确实也可有妙用。

    不过每一次识海内的所谓模拟作战,疼都是真疼,死都是真死一遍,常人一次体验就够了,这周全确实天天来个十几次甚至几十次,这不得不说,他当真是个狠人呐!

    另外这石甲也终于在他卸任之日,破解了一直以来的疑惑,关于周全为何能够在打败「暴食」、「掠风」、「虫王母」,为何能不惧怕那死亡戾鸣,其原因也总算是了解清楚了,拥有「临在体质」,他的成长变化,早已不能与常人相比,另外关键时刻的妙用也是其他人做不到的,故而他才能做到其他人做不到的事儿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啊...

    部落上百年的历史,从没有一个人,掌控着巫能和狩猎两种力量,可今日他见识到了,就是眼前这个奴隶出身的小伙子,一个神弃之人,却比所有部落正统血脉者更具天赋,这当真让他百感交集...

    “石哥,过往我没敢告诉你,是怕你怀疑部落的邪巫是我,所以只能瞒着,情非得已,还请见谅啊。”周全说着,递过烤好的一块连骨筋排骨肉。

    石甲没有接,转而喝了一口陶杯的花蜜酿,也才注意到,这个陶杯咋这么光滑,部落里啥时候有这新事物的?

    “你大可信任我的,相处这般久了,难道你还不知我个性?你屡屡为部落挺身而出,此番精神我早已看在眼里,依我本性,你已然做到这般,即便是邪巫我又能奈你何,我所愿见,皆是希望部落能够平稳,上进,甚至有朝一日可以回到地表光明之下,如果你对此有益,我又怎会自毁希望?”石甲叹息说道。

    “抱歉,石哥,毕竟你踹我Pg的时候,确实蛮真的,所以我一直没敢信你。”周全说道。

    石甲掩面苦笑,接着说道:“此事我也当解释一番,我那时确实只是想试试你,毕竟你表现异常,但若不是山英对你太过关怀,贸然出现,坏了我原本计划,留有后手的我,绝不会让你真入险境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...那我误会石哥你了,那来,今日我敬石哥一杯,咱们一笑泯恩仇。”周全举起他的陶杯。

    但严格来说,这是陶瓷杯,周全毕竟是穿越来的,还是懂得这个时代的人不懂的玩意儿,他自己烧制陶器,但不只用黏土,还有高岭土、瓷土、石灰釉等,故而最后烤制出来的玩意儿,就相对比较瓷面,显得油亮发光。

    “一笑泯恩仇?呵,白舟,你对着文字的造诣,也确实不错,这几个字当真用的甚好,来,我们来个一笑泯恩仇吧。”说着,石甲也推手,二人砰的一下敲了下杯子。

    接着咕嘟嘟的各自饮下花蜜酿,这时石甲也才接过周全手里的烤骨串,吧唧吧唧下两口。

    “我确实没想过宰你,初时是想着若你危险,则囚之,或劝你走正途,也能是个办法,但后来巫下了命令,我那时也想着如何才能保你性命,又能应付那老婆子,结果你一战功成,也无须我帮忙,当真让我诧异,再之后...我确实想帮你,才就不住的询问你,是否身上潜藏着巫能,毕竟,我和山英都了解到了许多关于你的身世血脉,需得你确认,我才可告知与你。”石甲再次解释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身世?”周全差点噎到,强憋着嗓子惊讶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我现在已经跟你摊牌了,你可以告诉我了!”

    “我也正是告诉你这个,才来找你的,如果你身上确实有「临在体质」,那即可说明你的生父,便是部落的先巫,也即是‘邪巫霍乱时期’的始作俑者,他被处以藤绞之刑,只留下了你,这也便能解释了为何你自小便在奴隶牢笼里活下。”

    周全愣神许久,一时间脑海里闪烁而过些许画面,是过往白脸不曾想起的记忆画面,比如那张严肃的男人的脸,不过仅仅只是一个闪回画面...

    “之所以怀疑你是先巫之子,是因为找到了一个先巫时期留下的秘洞,在里头,我们见到了先巫的预言羊皮卷和壁墙涂画,他预言他的意志将由他之子——云藜继承,且此子必将带领部落再次复兴伟大的辉煌时代...”

    “而山英之后也跟十七年前的老牢隶勇士确认过,云藜便是你过往的名字,但在你一岁时候,便给抹除了,降你为奴隶,替罪父受活罪。”石甲解释道。

    周全听着,手指不免咯咯握紧,原来白脸的遭遇,便是这般而来,虽不是他自己的遭遇,但绝对感同身受!

    “我这几日一直在想,巫能能否血脉传承,现在看来,确实可以,你确实继承下了那「临在体质」,一种强大的巫能体质。”石甲接着又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这一切说明先巫真是我父亲?能否多告诉我一些‘邪巫霍乱’的事态始末?”周全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直是部落的禁忌,而且十七年前,我尚且还小,始末我也不清楚。”石甲回答道。

    周全叹了口气,想压下心中的愤懑,但源自于记忆,相对比较本能。

    “不过,这个你可以留着看,应该是先巫,不对,是你父亲留给你的,这里头记载着关于「临在体质」的正确用法,我是看不明白,但我想一定对你有更多用途,留着吧...好了,今儿个聊的吃的也差不多了,我该走了。”石甲递过羊皮卷后,当即起身,拍拍身子衣服欲走。

    周全这也才从恍惚中惊醒,忙也跟着起来,问道:“石哥,那你今后不做这头领,准备去哪儿啊?如果你还是继续做勇士,不如就跟岭老作伴,咱们今后还能打个照面...”

    “不了,我为部落、为氏族血脉倾尽一生,也该歇歇了,还记得峻山那坡道吗?我在那里早也找到了个洞窟,离地表稍浅,今后打算带着妻儿便去那里居住,那里有树果、有地表河水、有阳光和清风,还有好猎杀的猎物,足够我平稳的度过下半生。能在地表生活,是我的梦想,如今也终于可实现了。”石甲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放逐自己?”周全睁大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,是放逐。白舟,位置交给你,便是大任重担交托与你,莫要让我失望,也莫要让你亡故的父亲失望,部落的未来,看你了...”石甲说完,转过身去,挥挥衣袖,径直的远去...

    周全楞在原处,看着对方的背影,久久未能缓过来...

    曲终人散终有时,花落人亡两不知。

    有些体会,他真没想过会来的这么早,本以为会有无数个见面的明天呢...

    留着余温的手里羊皮卷,火光下打开稍看些许,顿时周全瞪大了眼睛,才也就明白,石甲最后说的那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!

    正确用法...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liuqg.ga。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yusk.com